荷包的体验金用了放法 福然德IPO前景难料:数据真实性存疑 遭监管连环48问

荷包的体验金用了放法 福然德IPO前景难料:数据真实性存疑 遭监管连环48问

荷包的体验金用了放法,作者/覃柒

2017年6月22日,福然德有限股东会决议整体变更设立为股份公司;2017年10月16日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证券”)作为福然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然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机构,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证监局报送了辅导备案登记材料;2019年3月18日上海证监局发布了中信证券关于福然德辅导工作总结报告公示。

9个月后,10月21日福然德向证监会提交了更新版的招股说明书,计划在上海证券交易进行IPO,拟发行不超过43500万股的总股本。

虽然今年IPO的审核通过率回升,过会率也大幅提升,但对于福然德来讲,过会的成功率或许会因为其数据真实性存疑、供应商与大客户重叠等问题而降低。不仅如此,来自证监会的连环48问似乎进一步凸显了福然德存在的问题,此番IPO前景难料。

报告期内净利润增速骤降 业绩依赖政府补助

福然德主营业务是为中高端汽车、家电等行业企业或配套厂商提供完整的钢材物流供应链服务,包括采购、加工、仓储、套裁、包装、运输及配送等服务,以及相应的技术支持服务;销售的产品分加工配送类钢材和非加工配送类钢材,具体产品分为镀锌钢、冷轧钢、热轧钢、电工钢、彩图钢等钢材卷料或板料。

招股说明书显示,在报告期内,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福然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6.97亿元、51.93亿元和56.12亿元,以及24.81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79亿元、2.86亿元和2.94亿元,以及1.3亿元;2017年-2018年的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8.95%和2.78%;从净利润的增速上来看,福然德的增速骤降。

2016年-2019年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074.39万元、1.01亿元、2.29亿元和2.25亿元,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来看,2017-2018两年,福然德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的增速也在放缓;但2019年上半年的经营活动所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已逼近2018年全年,整体起伏较大。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报告期内福然德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31亿元、2.51亿元、2.59亿元和1.17亿元,2017年-2108年的增长幅度分别为8.62%和3.4%;依旧是增速放缓。

这其中,笔者发现福然德对政府补助较为依赖,以2016年-2018年三整年为时间节点来分析,在这三年里福然德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80.38万元、2992.29万元和4357.95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非经常性损益净额分别为-5152.12万元、3548.90万元、3471.30万元,由此来推算2017年-2018年福然德的非经常性损益主要是由政府的补助构成,而非经常性损益占同期归属于发行人股东的净利润比例分别为-28.65%、12.37%、11.78%。由此不难发现,福然德的业绩对于政府补贴的依赖性较大。

与关联方资金拆借规模大 独立性存有质疑

从招股说明书的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福然德存在的问题远不止上述问题,例如与关联方资金拆借规模较大。

上海百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百营”)是福然德的关联方,但从招股说明书中发现福然德与其的资金拆借规模较大。2016年福然德向上海百营拆入资金23.64亿元,同年向上海百营偿还资金22.62亿元,期末余额4.87亿元。另外,这一现象仍持续到了2017年,福然德向上海百营拆入资金为7.6亿元,同年福然德向上海百营偿还资金11.28亿元,期末余额为1.42亿元。到了2018年福然德归还全部与上海百营的资金拆借金额。

问题在于,福然德与上海百营是关联方,与关联方的资金拆借规模达到数十亿元让业内对福然德的独立运营存在质疑。

不仅如此,从招股说明书可以发现,截至2016年底、2017年底、2018年底和2019年6月底,福然德的资金流动比率分别为1.22、 1.66、 1.81和1.90,速动比率分别为0.97、 1.19、 1.36和1.45;从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的变化趋势来看,福然德的短期偿债能力在增强,但福然德属于重资产行业,原材料采购规模较大,对流动资金的需求量较大,因而造成各期末应付票据余额较大,如果客户未能及时支付货款,即便是福然德短期偿债能力增强,但依旧存在短期偿债能力不足的风险。

另外,从福然德的营收占比来看,汽车行业的营收占比超过一半,但从2018年国内汽车市场出现28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今年汽车市场的寒流依旧,销量持续负增长。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对于较为依赖汽车行业的福然德来讲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如果汽车市场的销量进一步下滑,或将会影响到福然德的业绩。

供应商与大客户重叠 遭上交所连环48问

福然德的供应商与大客户之间的关系纷繁复杂,更是出现重叠的状况。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2018年的报告期内,鞍钢蒂森克虏伯汽车钢有限公司名列福然德的前五大客户,但同时它也是福然德的前五大供应商。

有这样的迷幻关系的不止鞍钢蒂森克虏伯汽车钢有限公司一家公司,2016年-2018年上海钢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上海宝钢钢材贸易有限公司、长春宝钢钢材贸易有限公司、重庆宝钢汽车钢材部件有限公司、武汉宝钢华中贸易有限公司既是福然德的大客户,同时也是福然德供应商。

此外,令人不解的是,武钢激光拼焊重庆有限公司已经于2017年11月1日注销,但仍然列在2018年福然德的大客户名单中。

另外,9月23日,证监会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连续提出48个问题,除了政府补助、现金流量、与关联方之间存在资金互相拆借、接受关联方委托贷款等问题之外,还包括配送模式、供应商集中度较高、下游汽车产销量的变化趋势对发行人未来持续盈利是否会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等,要求福然德详细说明这些问题。

对于证监会提出的48个问题,目前福然德还未作出回答。但在IPO申请期间的福然德来讲,这些问题或将成为其IPO路上的拦路虎,其IPO前景未料。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回到顶部